冈卷和哈鲁马真滴好看

(有时候甚至分不清他俩…orz

超超超超超好看的

我们🍃

搞cp真的快乐

最近刷他俩 我感觉俩人就好像红玫瑰和白月光的感觉

越是没在一起 越是心痒痒 越是惦记着

缺失的永远是遗憾的

得到的永远是不完美的

8102了 我还在真情实感搞军烨

🍃有事吗

883那段痛哭的人又把我拉回圈子 当初就是因为国内粉圈太恶臭退圈

该嗑的cp永远不会迟到 也不会缺席

最近阿拉希的5*20的场限好好看啊 翔哥和尼宝贝的真的好好看啊

最近考研压力好大 疯狂爆痘 感觉自己要看不完了

我可能要凉了要二战了呜呜呜呜呜呜

最早嗑镇魂

现在搞得我要吐了 感觉四处都是 无孔不入的两家唯粉cp粉 干啥都有 烦的要死

我第一次见嗑cp这么那啥的

可能我嗑cp都知道不是真的 所以不喜欢光明正大的嗑 越是摆在底下就越让人心痒痒


欢乐颂小说绝了…

谭宗明 背景人士 去美国留学 从小精通人情世故 见到安迪一见倾心 在接近安迪过程中发现不能硬来 开始通过时间一点点融化进安迪的生活 却发现安迪更多的秘密 也发现自己的本性不可能会保证一辈子和安迪一生一世一双人 决定退后守护

安迪 天才少女 美貌高贵 骄傲又单纯 为人坦率率真 但是不喜欢别人接近 发现老谭和自己在能力上势均力敌 没想到19岁的时候接到了第一个官司 吓的一直哭 老谭开始帮她周旋 从此进入她的生活

呜呜呜呜这种红色家庭和天才少女 

咋这么会写啊

【关周】白夜衍生 早饭➕去工作

关宏峰是被香味唤醒的,他慢慢的爬了起来,挠了挠头,走进了厨房。


他坐在桌边,看见桌上是一盘厚蛋烧,黄澄澄的厚蛋烧在墨绿色的盘子里映着,煞是诱人。他拿起筷子,刚要吃。


“诶诶诶!那有粥!先别吃!盛好再吃!”周巡看见关宏峰要吃,他眼疾手快的把关的筷子拍掉。


关宏峰被周巡的大嗓门吼得一愣一愣的,乖乖的放下筷子,去盛粥。


关宏峰看着碗里盛好的粥才反应过来,自己怎么落魄到轮到周巡这小子教育了。


正想着,周巡已经端上了一份切好的豆干,外加拌好的凉菜。


关宏峰自然的拿起筷子,开始吃早饭。他突然有一瞬间的怔愣,他从未觉得这一切有什么不对,就好像


就好像这一切本来就应该...

【关周】白夜2衍生—醉酒后

“巡子…”


这名字周巡可有好几年没听人叫过了。周巡一瞬间有点恍惚,灯红酒绿之下,群魔乱舞之中,他觉得关宏峰一向戒备又冷硬的脸也变得柔和又热情。


本来想借着机会偷偷打探消息的周巡,看着眼前这个强装自己是关宏宇的关宏峰,恶趣味的用力拍了拍关宏峰的脸。


“诶!关队,起了起了。”


“起什么起啊。”关宏峰睡得晕晕乎乎,不提防有人突然拍他,他下意识一伸手就抓住了周巡的手。


周巡心底一惊,所幸醉酒的关宏峰没什么力气,反倒是叫周巡反客为主拉住了他的手。


周巡在桌上扔了几百块钱,架着已经醉倒的老关出了酒吧。


秋风吹在脸上又清新又冷,只穿着一件皮衣的周巡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关周 周巡辨人

周巡从警局出来时,基本就确定了里面那个不是关宏峰,而是那个关宏宇。


其实,当初那卖糖炒栗子和烤红薯的帮老关出头了,要不是他上去拦着,差点打起来。周巡是故意说错的,就算他记性不好,老关一向过目不忘,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些事情。


周巡在来的路上就听说了老关从警车上逃跑的事情,相比于老关杀人,他更不相信老关逃跑,这才起了疑心。


老关一打不过那么多人,二对他定罪也不利,他不会做这么没有利益的事情。


他想了想,给检察院那边打了电话,说取证还要一段时间,让他们再等一等。检察院那边也知道案子复杂性,满口答应。


周巡挂了电话,小汪叫他他也没理,点了点头,叼了根烟就去了局里。


谁...

【关周】酒桌—(下)

说到白局,也就是现任的市局。白飞又和关是一届,饶是关这种只管实事的人,也不好推脱这次酒会。
自然,关宏峰在酒桌上也来来回回喝了几个回合。
周巡自然也注意到,关宏峰怕是不擅长喝酒,不过他看白似乎有意和关结交,而非单纯恶意灌酒,就也没上前解围。
一边和赵馨诚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一边点了根烟眼角扫着关宏峰的一举一动。
关宏峰自问在犯罪现场尸体啊什么的都不怕,就是怕这酒桌上的来来回回。他不善交际,也不会交际,向来沉默寡言,所以也只能做一线的外勤。
这白飞的目的,他虽看的一清二楚,但也架不住这形式上的来来往往。
虽然他很想直接拉住白飞,告诉这位大少爷,自己对他有求必应,只要别继续灌他酒就行了。
关宏峰终于在第不知道多...

【关周】酒桌- -(上)

周巡念完往事,回去洗了个澡,收拾了一下,照着赵馨诚告诉他的时间,特意晚去了二十分钟。
诚粤餐厅
周巡到了二楼包房,刚推开门,就看到烟雾缭绕里那个坐在主位的男人。
他还是一样,像一口古井,无喜无悲,无论是喧哗还是吵闹,都永远是一副沉静的样子。昏黄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抿着唇的样子倒是给他那如画般的脸增加了几分硬气。
他咳了咳,试图找一些存在感。
赵馨诚见状,立马站了起来,
“诶,来了。师哥,这是我和你提过的周巡。这哥们儿业务能力强,人又仗义。”赵把周介绍给了一旁推杯换盏的白师哥。
周巡赶紧凑上前去,“白师哥,久仰大名,久仰大名。这还是我头一次见您,以前老是听馨诚那小子说起您,也没机会见您。听说您今天摆了局子,我...

【关周】大学梗 初见

最近看白夜追凶 舍不得看完 被周巡和大关萌到了 献丑摸个鱼

彼时,周巡刚在警校上学,就已经在听过关宏峰的大名了。
“诶,哥们儿,今儿个晚上去酒吧?”赵馨诚一把把手搭在正在瞄靶子的周巡身上。
周巡面不改色的扣动了扳机
“好啊,我先把你这兔崽子剁了下酒怎么样?”
“十环!周哥真牛!”赵馨诚见状赶紧狗腿子的装作刚刚什么都没发生。
周巡一把拉住要跑那人的领子
“你个王八犊子,谁他妈让你跟我在这使坏呢,我这一靶要是没打中,今年我就升不了优秀…”
“嗯,对,你就不能去长丰支队,不能在关宏峰手底下干事。”
“知道还他娘的给我整这事儿!”周巡抬脚就要踹赵的屁股,索性赵躲得快,否则硬是被踹到地上。
“你不枪法能耐吗,我就逗逗你。今...

想睡我上铺的兄弟(3)

好的 我又来更了 估计都没人看

被迫和赵云澜脸对脸的沈巍默默的睁着眼睛眨了眨。
………
我靠,赵云澜忍不住心里骂了句娘。
沈巍的呼吸可以打到他的脸上,呼吸是温热的。沈巍的眼睛就像一池春水,映着他的脸。沈巍的睫毛就像一把扇子,他缓慢地眨眼,赵云澜仿佛都感觉到了一股凉风刮过。
再往下,坚挺的鼻梁,红润但有点皱皱的嘴唇,上下滚动的喉结,雪白的肩膀
…………赵云澜咽了下口水
此时的沈巍倒不知道做什么好,只好和赵云澜一样打量起对方。
他忍不住感叹,这家伙怎么长得这么好啊。
剑眉星目,五官每一样都不是很出众,组合到一起却有一种异样的风采,仿佛能看到他平时笑意盈盈,风流快活的样子。
他下巴上长了一点青色的胡茬。
……有点想咬一口...

有首歌叫i remember
很像我昨晚熬夜翻龙龙微博的感觉
虽然第二天早上要起来去自习室 痛并快乐着
小公子啊 我的小公子
多演点魏晋时期的人吧 王谢两家了解一下

敢问公子这是打哪来,又是要到何处去?
是要到奴家心里去吗

!媚公卿的王弘王七郎 居居龙简直我心目中的完美王七郎

突然其来的彩虹屁

朱一龙有多好看呢?当他骑着马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这样一个场景
侯爷府家的小公爷回京了
他吐血虚弱的时候
我就能想到以前看的魏晋的文里的谢家公子
白宇
我说不上来 就是好看啊啊啊啊啊
也不是陌上人家年少足风流的好看,也不是青衣摆摆轻摇扇的好看
就是好看
要是非说古言里的
倒是像那被捧杀却心有城府的纨绔世子

巍澜衍生 想睡我上铺的兄弟(2)

第二天,太阳直直的打在沈巍的脸上。这还是沈巍第一次赖床,他懒散的转了个身,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张陌生但又熟悉的面孔。
………
“…卧槽…”沈巍的脸色风云变幻,憋了半天,终于憋出这么一个词。
他默默闭上眼,劝说自己这是一场梦境。
其实,沈巍不太记得是怎么回的宿舍了。
说是去买家居用品,赵云澜打了个电话叫车到了龙城最大的家居卖场。
“………”坐在车上的沈巍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为他本来打算带着赵云澜去学校附近的店里买完就溜之大吉。
云澜什么的叫起来真别扭。
他偷偷从后视镜打量着坐在前面的男人,却没想到那人也从后视镜看他,两人眼神在镜子里四目相对。
赵云澜弯眼一笑,他默默的移开了眼神。
这人,眼神怎么这么掠夺性。正当...

p大是笔转世吗
也太牛了吧 咋写的啊

巍澜衍生 高干校园 想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私设:
沈巍龙城大学法学院大一新生
赵云澜龙城大学法学院大一新生

“行了,爸,车就开到这吧。你太招风了,进去别到时候校领导八抬大轿给我抬进去。”一辆不起眼的路虎车里,后座上一个男生懒懒散散的说
今天是赵云澜报道的第一天。
“你这嘴能不能别没个把门的,说话成什么体统。”坐在副驾驶的男人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了一张卡递给赵云澜。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你先拿着用。平时花你妈给你那点生活费,钱不够了你用信用卡。”
“得嘞,老爷子,我走喽!”赵云澜欢快的拿了卡,拎着包就进了学校。
刚一进校园,赵云澜就被一大堆师哥师姐社团老乡会团团围住,好不容易冲出重围,找到法学院迎新点,拿了钥匙跑到了宿舍。
龙城大学虽然学校好,但是由于是老...

1 | 10
© 夏炽一十二 / Powered by LOFTER